十余载琴声悠悠,数归途征程漫漫

2022年12月07日       作者:朱景璐       点击:[]

作品简介:作品将作者自身的成长与新疆的发展相结合,讲述了援疆计划及十八大以来新疆发生的变化,重现了新疆的发展历程,表达了当代新疆青年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和建设家乡的决心。

作品正文:

新疆,一位蒙着神秘面纱的异域少女,一名驻守在祖国边防线上的哨兵,一个养育了千千万边疆小孩的摇篮。而我也是这千千万中的一个。我曾看过塞外的风雪,也曾听过冬不拉悠扬的乐声;曾走过丰饶的草地,也曾抚摸羊群绵软的毛发;曾站在巴音布鲁克之巅俯瞰九曲十八弯,也曾钻过吐鲁番茂盛的葡萄架。我是新疆的孩子,是兵团的孩子,吹着西北瑟瑟的寒风出生,听着新疆乐曲里的悠悠琴声长大,我看见国旗飘扬在天山脚下,听见乐声里新疆的故事。

拉开手风琴,是过去的新疆

第一次拉开手风琴的风箱是在一个夏日,小小的我抱着小号的手风琴,浑厚的乐声从风箱中传出。那一年是2009年,那一年发生了太多铭记在新疆人心里的事情,透过泛黄的照片和模糊的记忆似乎能窥见那时的新疆。

不高的楼宇甚至是平房遍地,小学的操场下过雨还是一路泥泞,公交车路过是总有吱吱呀呀的声音,家对面的博物馆底下总有维吾尔族的爷爷用手风琴一遍又一遍的拉奏《青春舞曲》。“如果我也会弹就好了”我常常这样想。

邻居家有一个河南来的伯伯,常常操着一口河南口音和妈妈聊天,那天我听见他问妈妈“不打算带着妮儿回去吗?”,彼时小小的我还不能把时事和伯伯的话联系起来,只当是一句普通的闲聊,如今想来那一句关心包含了多少那时新疆的苦楚,但是我永远记得妈妈的回答“不,我们是新疆孩子,我们的家在这里。”

我还记得那时候奶奶和叔叔姑姑生活在石河子的一个小小的兵团,国庆节放假总期盼能回到奶奶家爬上平房的屋顶数数星星几颗,看看大黄狗又掌握了什么新技能,因而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也不嫌辛苦。

奶奶家在一条小土路的尽头,离团场有近半小时的路程,院子的西边有一片大的鸡场和猪圈,小时候的我总不愿往那里去,嫌弃奇怪的味道会沾到裙子上,那只记忆里的聪明的大黄狗则是拴在与鸡场相对的地方,十月的新疆已是十度左右的气温,奶奶每晚都会点燃那个吐着黑烟的锅炉。院外有一小片棉花地,白色的云朵躺在发黄的枝丫上,奶奶常带着我拿着一只小袋子下地摘棉花,我总爱把一小坨撕成一小个一小个的棉絮,奶奶也不会责备我,只是怜爱地摸摸我的脑袋。那时的我从来没有注意过奶奶佝偻的身子,也没有注意过那些喂进那只小破炉肚子里的煤炭总是我去时奶奶才带我上街去买的。

按下琴键,是发展的新疆

2011年,我放弃了学习了两年的手风琴,这实属是无奈之举,我和手风琴型号的增长速度似乎没有成正比,那个硕大的家伙抱起来太过费劲,最终只能选择学习钢琴。

那几年小区里仅剩的两排平房被挖掘机一并埋进了历史的尘烟,取而代之的是两栋18层的住宅楼,老旧的路灯终于换了新颜,不再是忽亮忽灭,没有了制造恐怖气氛的能力,城西的郊区建起了几公里长的城市景观带,盖起了一栋庄严的州政府大楼和城市记忆馆,夏日的夜晚除了蝉鸣还有了随着景观湖音乐翩翩起舞的喷泉。广场上嵌在地里的小喷泉成了孩子们“打地鼠”的好去处。家旁原有的一片公园也有了自己的名字——晋昌公园。公园里建起了文化长廊,猜起了几条腿的谜语,公园尽头多了一片人工湖,一栋茶香四溢的古色建筑端坐在湖中央。

2010年开始的对口援疆政策给新疆带来了太多的变化,路更平了,住房更结实了,城市建设更好了。邻居家的河南伯伯走了,但来了个山西叔叔,叔叔说他是对口援疆的前线干部,妈妈告诉我,就是他、就是他们让新疆散发出更加自信光彩。

2012年党的十八大以来,小康走进了我们的生活。奶奶终于搬出了那栋老房子,住进了团场,那片院子最终变成了鸡群的天下,棉花地被并购了,大型机器解放了人力,采摘棉花变得更加轻松。承载了无数家庭故事的老锅炉躺进了仓库的角落,结束了一生的使命。团场里灰扑扑的街边商铺变成了整齐的刷着淡淡绿漆的小二层楼房。夕阳时分是最热闹的时刻,年轻人三两成群,围摆放着烤肉、大盘鸡、羊杂的桌子高谈阔论,老人搬着小凳子坐在黄色的夕阳下哼唱着听过无数遍的民歌与戏曲,孩子在一旁嬉笑打闹,花花绿绿的氢气球惹的人频频驻足。

奏响乐曲,是未来的新疆

我常常在想,未来的新疆会是什么样的。

许是和平稳定的新疆。人民生活安居乐业,五分钟快速出警解决了人民生活难题,十分钟便民生活圈降低了出行成本,民族关系更和谐了,石榴籽抱的更紧了。

许是人才济济的新疆。更完备的人才引进政策,更妥善的人才安家部署,让走出去的更愿意回家来,让走进来的更容易当家做主。

许是热闹繁华的新疆。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让这个祖国的西大门有了更多的物探展现自己,中欧班列让新疆有了更多施展才能的机会。如画景色吸引更多的内地游客,让绿洲与沙漠交织的蓬勃生命力展现在更多人眼前。

这十二年是翻天覆地的十二年,对于新疆来说不仅仅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新疆,更是对口援疆十二年以来的新疆。

手风琴拉响民族的故事,钢琴奏出走向世界的希望。

就像歌曲《这里是新疆》唱的一样,从一片荒凉到瓜果飘香,每一个新疆人都在这里倾注了汗水与希望。我们一如既往深爱着这个养育我们的地方。

我们离开这片土地带着新疆的故事奔赴远方,揭开蒙在三山两盆上的轻盈面纱,我们是新疆的孩子,也是新疆的主人,我们身背着新疆的模样运走他乡。这里是爷爷奉献了一生的地方,我们也将接过爷爷手里的新疆,这片土地终会在新疆青年的手里冲破黎明,向阳而生。

这里是新疆人的新疆,这里是中国的新疆,这片苍茫古老的土地上曾留下太多的故事,但无论是满目疮痍还是歌舞升平,这里,都将迎来属于她的新生。




下一条:喜迎二十大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