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

您的位置:首页»要闻»正文

【石大战“疫”】“95后”大学生杨润梅:战“疫”场上的最美“联络人”
来源:宣传部   作者:  审核:易联树  编辑:杨玉凤  日期:2020-03-23  访问:


2月23日,宜宾的天灰蒙蒙的。这一天,对西南石油大学艺术学院大二学生杨润梅而言,是悲恸的,也是忙碌的。

“班长,咱医院还需要防护服吗?”“捐赠方希望物资能尽快派上用场”……杨润梅的奶奶刚刚病逝,她一边协助家里处理善后事宜,一边“隔空”与位于武汉的空降兵医院联系捐赠。为了让爱心人士捐赠的500套防护服尽快抵达医护人员手中,杨润梅又不停地联系湖北的战友帮助运送,几经波折之后,首批200套防护服在3天内送到了医院。

“疫情不能等,物资早一点到达医护人员手中,他们就多一份保障。”杨润梅眼眶湿润,“相信奶奶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

杨润梅身穿迷彩服

跨越千里的捐赠“桥梁”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杨润梅便跨越千里当起了捐赠“联络人”。

就在半个多月前,她刚刚联络捐赠了一千个口罩到空降兵医院。“一位厦门的女士想要捐赠,却苦于不知捐赠渠道。”杨润梅说,这样的情况很普遍,但只要有爱心人士愿意捐赠,只要是医疗物资,她都竭尽所能地帮他们送达医院。

了解捐赠需求、对接医院、联系运送、公示物资流向……杨润梅克服各种难以想象的困难,最终确保爱心物资如期抵达医护人员手中。这位年仅21岁的女大学生,为什么能成为捐赠的“桥梁”?这还得从她的特殊经历讲起。

2016年,从小性格开朗、多才多艺的杨润梅,考入了西南石油大学播音主持专业。同年,她响应号召、应征入伍,成为驻鄂某空降兵部队的一名文艺兵。正当工作干得有声有色的时候,杨润梅却发现自己呼吸道长了一个肿瘤。这个乐观坚强的姑娘,不得不进入空降兵医院住院治疗,一住就是半年。武汉医护人员的悉心照料,让她恢复了健康。

正是这样的经历,把杨润梅和武汉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对武汉,对医务工作者,杨润梅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而这份坚实的情感纽带,亦是她作为捐赠“联络人”的初心。

“我的朋友圈里半数以上是湖北人,其中一半都是医生。疫情初期,看着刷屏的信息,尤其是医护人员的艰辛付出,每天都很揪心。”杨润梅说,从那时候起,她心里就开始琢磨,“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逆向而行助力“战疫”

2月以来,每天到各个战友群、志愿者群、微博微信等平台上“打卡”,关注各类捐赠信息,是杨润梅的日常功课。

“我和战友运营了一个名叫‘’伞花菌’的军事类微博,目前拥有近400万粉丝,其中有不少‘铁粉’,他们也会私信发来很多捐赠信息。”根据捐赠人的具体情况,杨润梅会制作一个捐赠备忘录,以便及时跟进联系。

“每一次捐赠送达,就像一次冒险,常常让人心跳加速。”确立了捐赠意向之后,杨润梅开始联系运送,这个过程往往不会太顺利。比如液体类的物资无法通过普通快递运输、防护物资质量标准难把控等,“现实情况远比想象的更复杂。”

物资运送的过程也面临极大挑战。“不少物资需要自费邮寄,还有些需要上门自提。”为了减少捐赠者的麻烦,家境并不宽裕的杨润梅,常常自掏腰包进行邮寄。对于需要自提的,她就拜托当地的战友帮忙运送。物资运抵之后,她第一时间进行公示,向捐赠人反馈医院接收情况。“只有更周到细致些,才能对得起捐赠人的一片爱心。”

在“战友团”和“粉丝团”的“接力”下,由杨润梅经手的防护物资,一批批地抵达防疫一线。对于一些达不到医院标准的物资,她又“牵线搭桥”,捐赠给有需要的地方……

武汉孩子的“云端”老师

除了捐赠“联络人”,杨润梅还有另一重身份:武汉孩子的“云端”老师。

“孩子5岁了,特别喜欢上润梅姐姐的课。”家住武汉江岸区的李书羽小朋友,已经宅家近一个月了,焦急的妈妈从朋友那儿得知杨润梅的公益课堂,立刻让孩子加入了进去。

杨润梅为孩子们上网课

武汉封城以后,学生长期宅家,他们的生活情况牵动着杨润梅的心。“孩子们天性活泼好动,整天闷在家里肯定难受。能不能通过互联网给孩子们上一些知识性、趣味性的课程呢?”杨润梅立即与武汉的战友取得联系,商量对策。

最后,在战友的帮助下,杨润梅依托当地幼儿园“优学堂”软件等平台,开启了“云端教学”之旅。她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给武汉的孩子们教授小主持人和诗歌朗诵系列课程。

开朗的性格、甜美的嗓音和轻松活泼的教学方法……杨润梅的趣味课堂陪伴不少武汉孩子度过了一个特殊的假期。从最初的“一对一”到后来的“一对多”,一个多月以来,数十位来自武汉、孝感等地小朋友相聚杨润梅的直播课堂。课后,杨润梅还会开答疑课,对家长们录制的孩子表演视频进行定向指导。

陆续收到家长们发来反馈和感谢,再看到孩子们的进步,杨润梅打心眼儿里高兴。

“能够运用专业所学去传播知识,奉献爱心,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当代青年学生的自强和担当。”说起预备党员杨润梅,西南石油大学艺术学院党总支书记殷冲连连竖起大拇指。

杨润梅说,如果不是这场疫情,她原本计划大年初二回武汉参加部队演出。虽然因病退伍,但部队还会常常关心她的状况、邀请她回去参加活动。在她看来,这份来自武汉的牵挂,“让自己感觉从未真正退伍。”

“我的大家庭里,一半以上的家人都是军人出身,我是‘七一’出生的,从小耳濡目染所受的教育就是,要做一个内心干净,冷静坚毅、永远向上的人。”杨润梅说。(杨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