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宣

您的位置:首页»外宣»正文

四川日报整版报道:大学生“兵王”刘宸:青春战场不走寻常路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严天吾 李玲  审核:易联树  编辑:曹正  日期:2021-01-12  访问:


刘宸,1997年出生,绵阳市三台县人,现为西南石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9级经济学专业学生。2016年考入西南石油大学,2017年应征入伍到新疆军区当义务兵。2019年,刘宸参加“国际军事比赛-2019”这项被誉为“军事奥运会”的赛事,一共夺得三枚金牌,荣立一等功。2020年9月,退伍后的刘宸重返西南石油大学,继续大学生活。

□严天吾 李玲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芸涵

1月7日,成都市迎来了今冬第一场雪。上午10点过,西南石油大学春季大学生应征入伍咨询活动中,身穿作训服的经济管理学院大三学生刘宸正在给同学们解答问题。

自从退伍回到学校后,刘宸经常为学校征兵、训练民兵、国防宣传等出力帮忙,乐于把在部队的经历和体验分享给同学们。

在校园里,个子不高、一头干练短发、五官清秀的刘宸和同学们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但这位大学生却在短短4年写下一段传奇经历:大学期间应征入伍,在西北的大漠黄沙中磨砺,从万名候选者中脱颖而出,参加“军事奥运会”勇夺三金,是我省近几年大学生士兵中唯一的一等功获得者。“若有战,召必回”,刘宸不走寻常路,靠着一股子拼劲和倔强,逐梦自己的青春。“军事奥运会”勇夺三金

2019年的8月初,新疆库尔勒市,多国顶尖军人汇聚,一场大赛即将打响。

“国际军事比赛”是一项国际性军事赛事,被誉为“军事奥运会”,比赛围绕各专业兵种的装备操作、技术动作、战术运用的基础训练课目组织比武。中国军队自2014年起连续应邀参加,2017年开始承办部分比赛。这一年,中国陆军承办并参加了“国际军事比赛-2019”的“苏沃洛夫突击”步战车组、“晴空”便携式防空导弹班组、“军械能手”武器修理班组和“安全环境”核生化侦察组4项比赛。

刘宸作为中国队年龄最小的参赛队员,走上了“军械能手”项目的赛场。“军械能手”项目参赛对象为武器修理人员,每个参赛队各派出14人参赛,依次完成轻武器、高射炮、榴弹炮、火箭炮的分解,再按相同顺序完成结合、射击和试射。6个参赛国按照赛前抽签顺序分3组展开比拼,中国参赛队和俄罗斯参赛队排在第一组。

比赛当天,赛地刮起狂风、黄沙漫天,能见度极低,比赛还因此推迟了近两个小时。“还好我们平时在恶劣天气乃至黑暗环境中训练过,形成了肌肉记忆。”刘宸和队友们有信心。

随着裁判长的一声号令,比赛开始,中国和俄罗斯两组队员开始对枪支进行分解。轮到刘宸上场,他迅速对手枪进行分解,操作台上,手枪大大小小的零件有37个,最小的只有几毫米,很容易被风刮落,刘宸沉着冷静,动作有条不紊,以35秒的超快速度率先完成分解。

最终,在全体队员的共同努力下,中国参赛队揽获“军械能手”项目所有第一名。22岁的刘宸表现突出,获得了“轻武器接力赛”第一名、“修理排综合接力赛”第一名和“最佳轻武器(手枪)射击手”称号,勇夺三枚金牌。

金牌实属来之不易。2019年1月到7月,整整半年,作为参赛队员中兵龄最短的选手,刘宸每日和队友一起接受着“魔鬼式训练”,穿戴战斗装备携行具和钢盔不少于8小时。部队还会“故意”在下雨、大风、沙尘暴、酷暑等极端恶劣的气候条件下训练。天气冷,手指僵硬,动作就会缓慢;大风会把手枪的小零件吹落从而罚时;烈日会出现虚光,影响中靶率……

除了日常训练之外,上午、下午实弹射击结束后及午休期间,刘宸还给自己“加餐”——5斤重吊砖块负重据枪训练,每次吊砖块3-5分钟,休息30秒,然后进行下一组,平均每天负重据枪不低于两小时。一天下来,脖子、腰部、膝盖和腿部都疼痛难忍。“临近比赛时,每天训练更是长达十六七个小时,有时候累得直不起腰,睁不开眼,站着也能睡觉。”

当时,部队从1万多人的推荐报名中,最终挑选了近200人进行集训。一轮轮末位淘汰后,刘宸身边的队友陆续离开,到7月的时候,只留下了28人。看着似乎离参赛只差一步,但这一步却异常煎熬,因为这28人将分成AB两组,每个项目双人竞争,心理医生参与测评,不仅是考核技术还要考核心理。直到比赛前一周,部队才确定了14人代表中国队参赛,最终,刘宸凭借实力脱颖而出。

比赛结束4个月后,刘宸被新疆军区记一等功,登上了我省近几年大学生士兵荣誉榜的最高处。

大学参军要求去边疆

有着一等功骄人战绩的刘宸,也曾有一段迷茫的岁月。

“身为男儿,就该当兵,为国而战,我最想当的就是特种兵。”从小就喜欢看《亮剑》《士兵突击》《我是特种兵》的刘宸,打小就想参军。高考的第一志愿填的是国防科大,结果失之交臂,一下子没有了方向。

来到西南石油大学之初,刘宸完全放弃学习,也不参加学校活动,整天沉溺于玩耍,学习亮起了“红灯”。

唯一能让刘宸认真的只有军事理论课。授课的老师叫袁秋珊,她穿着军装英姿飒爽地站在讲台上,给同学们讲国防安全、讲军事知识、讲家国情怀,再次点燃了刘宸参军梦。课堂上,刘宸得知在校大学生也可以报名应征入伍,高兴地跳了起来,暗暗下定决心。

大一结束后,刘宸顺利通过报名、体检、政审,正式成为一名军人。他提交了一份到新疆参军的申请,这让学校武装部的王建林老师很意外,“新疆的条件异常艰苦,征兵这些年,没人愿意主动去那里当兵。”

“我如果选择舒适和安逸,又何必要来当兵呢?我小时候是农村留守儿童,每天上学要走10公里山路,放假经常帮着外公外婆去田里背玉米。我不怕吃苦也能吃苦。”回想当年的选择,刘宸其实还有一个情结。“每年看央视春晚,都会有边防战士出镜,行进在祖国的边防线上巡逻,我也想像他们那样帅气。”

2017年,带着对军营的期待,刘宸来到新疆军区某野战师。当看到新兵训练营的那一刻,陈旧封闭的营房,厕所还是旱厕,没有什么绿色植被,漫天风沙遮盖了蓝天白云,跟在电视里看到的军营相差很大,刘宸顿感失落。

为了锻造新兵,新兵连管理严格苛刻,训练强度大,节奏快,加之新疆气候干燥,初来乍到的刘宸完全水土不服,经常流鼻血,皮肤也严重皲裂,手指还一度变形。最让刘宸难以克服的是孤独,战友来自全国各地,班里只有他一个本科生,显得很另类。

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咬着牙也要坚持下去。无论是军事理论、军事体能还是军事技能,刘宸始终拼尽全力,甚至在第一次实弹射击中就打出了第一名的成绩。新兵结业,刘宸被评为“优秀新兵”,受嘉奖一次。

为梦想申请成为侦察兵

作为一名大学生士兵,最终能走上军事奥运会的赛场,刘宸这一路靠的不是运气和照顾,“我一直拼命在争。”

由于新兵连军事素质名列前茅,刘宸满以为自己能如愿分到心心念念的侦察营。不料,按照入伍时就有的安排,他被分到了油库当油料兵。

刘宸抱着枕头哭了一中午。“很多战友劝我,安慰我。可我不接受,我在新兵连那么努力就为了当侦察兵,侦察兵相当于野战部队的特种兵,这是我当兵的初心。”

刘宸成了一名油料兵,每天做的就是站岗、警戒、加油等保障工作,日复一日,这里没有对抗演习,没有实景体验。“有点像《士兵突击》里面的许三多当时去的五班,那种边缘感,感觉内心逐渐被掏空。”

2018年5月,刘宸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会路过侦察营的训练场,看到侦察兵天天在打靶,从早打到晚。“你能体会那种感觉,有时凌晨我都能听到枪声,那声音就往你心里钻,点你的火。”

一天值哨下岗后,听到侦察营传来的枪声,刘宸就直接去了学习室,彻夜未眠,写了10张信纸的申请书,要求转岗到侦察营。“当我把申请书交给油库领导时,他以为我开玩笑,他说等几天答复我。”

结果没有等领导答复,第二天刘宸跟着副班长去师部大院办事,他借口说要上厕所,偷偷跑到保障部副部长办公室,从门缝把申请书塞了进去。“我就那一次机会,后来副部长把申请书报给部长,部长跟我聊了很久,我没有动摇,他就又把申请书交给了师政委。我听说师政委很开明,相信他一定能理解我。”

“我不是找组织要好的待遇,是要求从相对舒适的油库去艰苦的打仗的部队,问心无愧。”面对一些非议,刘宸很坚决。

师政委被刘宸的决心打动了,两天后回复刘宸,答应让他去侦察营试训三个月,如果合格就留下,不合格就退回原单位。“那天是我参军后最开心的一天。”上午侦察营派人来接刘宸,下午他就参加了侦察营的训练,8公里徒步跑他第一次就跑了全营第一。

到了侦察营,刘宸形容自己是“蛟龙入海”了,住野战帐篷、扛原木跑步、进行实弹训练,一下子有了当兵的感觉。每次体能训练,他都拼尽全力、竭力表现,常常跑下来都觉得血液将从口中喷涌而出。“我必须让大家看到,既然来了,我就是要做最优秀的。”

试训结束时,刘宸的成绩在全营名列前茅,毫无悬念地留了下来。刘宸展现出来的这种全力以赴的拼劲,也奠定了他后来参加陆军比武乃至国际军事比赛的基础。

重返校园转战新的“战场”

2019年9月,两年兵役期满,刘宸选择退伍。部队领导再三挽留,很多战友表示惋惜,刘宸内心异常平静。“因为没有机会参加实战,我还是想回校深造。”

退伍后,刘宸没有立即复学,而是去打工体验生活。“离开校园两年了,以前的同学也都进入高年级,感觉一切都陌生起来,我需要有个适应期。”在这一年里,他走遍了丽江、大理、西安、宁波、广州、深圳,有过三个月卖不出一套房子经历,也更懂得自己还缺什么。

去年9月,刘宸回到久别三年的大学校园,由军人重新变回学生。不到一个月,他就被学校选拔为民兵预备役队长,带领大学生征兵志愿者大队、退伍老兵、国旗护卫队,成功组织了2020年退伍老兵欢迎仪式。

虽然已经离开了部队,但刘宸的大学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充满了军人作风。“每天早上7点一到,他就像设置了自动程序一样,定时起床了。”室友许海笑还记得刘宸搬来第一天,他和大家聊到很晚,分享了自己军营体验和故事。

刘宸带动室友对宿舍进行了改造,换成了统一的床帘、统一的摆设。寝室干净整洁,完全没有了男生宿舍“脏乱差”的样子。

在班上,刘宸比其他同学大三岁,但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年龄问题而产生代沟,反而很自然地刘宸被大家推选为班长。“他是认真负责的班长,做事雷厉风行,有条有理,能为同学们办实事,老师交代给他的事情,也不用多操心,是个靠谱青年。”许海笑说。

复学后,因为媒体的一篇报道,现在刘宸成了校园网红,被誉为大学生“兵王”。不少学院、班级、协会都邀请他去做励志演讲分享,他从不推辞,从不吝啬于分享自己的经验,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周边同学。

“我想去更好的大学读研,得先把学业补上来。”虽然一等功可以保研,但刘宸不想躺在功劳簿上,他把学习当成一个新的“战场”。对于未来,刘宸说不设限,研究生毕业后也许直接参加工作,也许还会重返部队,无论哪条路,他都会拼出人生的精彩。

报道链接:https://epaper.scdaily.cn/shtml/scrb/20210112/v12.shtml


  • undefined

    刘宸(左)和俄罗斯参赛军人合影。

    刘宸在部队训练中。

    刘宸荣立一等功。

    刘宸(左三)和同学们在一起。

    刘宸在图书馆学习。


推荐